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库客苦撑虾米倒下 曲高和寡小众音乐到底香不香


发布日期:2021-11-18 12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自从头部音乐平台合并,在线音乐的基调就已经定下:得版权者得天下。这些年来,老牌音乐平台的日子不好过,多米音乐停运,音悦台官司缠身,虾米音乐进入关停倒计时,尽管用户想用爱发电,但少了版权优势和用户规模,平台难为无米之炊。

  当然,也有小而美的代表,或是情怀驱动,或是聚焦小众市场。从体量和知名度来看,播放器、分享定位之外的在线音乐衍生平台更受关注,6.2亿+的用户、140亿元+的在线音乐市场正在进行新一轮利益分配。

  在2021年的第一个月,12岁的虾米音乐披露了关停计划,14岁的库客音乐在纽交所上市,前者toC,后者toB,但都有点曲高和寡的味道。这段时间,虾米音乐用户除了缅怀,还忙着迁移歌单;虾米音乐忙着告别,也趁机推广新业务。库客音乐继续低调,根本看不出这家公司曾在新三板挂牌,还去港交所递交过招股书,只有转亏的业绩透露出库客音乐的不易。这两家都有盼头也都身处困境,很难说这些信息对小众音乐平台是好是坏,但对整个行业来说,不失为一种警示或启发。

  虾米音乐宣布关停已经有段时间,但用户的忧伤还在继续。从虾米音乐披露关停计划的1月5日算起,七麦数据估算的虾米音乐下载量、虾米音乐在苹果应用商店免费榜单的排名都有明显变化,下载估算量从3500多一度飙至1万多,榜单排名从第16名冲进前10。

  11年的虾米音乐用户欧先生,就是贡献下载量的一员。“虾米是早就注册了的,上学的时候经常泡在上面,那时候都上网站,不流行App,工作以后没什么时间听歌建歌单了。虾米现在要关了,还是专门去导了一下歌单,留个纪念吧。”听得出来,欧先生的语气里也有惋惜。

  虾米音乐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,介绍了三种同步歌单的方式,并图示了导出的具体方法。和网易云音乐也十分积极,很快就上线了一键导入歌单功能。用户只需输入自己的虾米音乐ID,就可以导入歌单。

  光解决便捷问题不够,用户还关心新平台的版权能不能100%覆盖自己的歌单,这也是虾米音乐用户唐棠(化名)的烦心事。

  唐棠在2009年7月注册了虾米音乐账号,11年里她创建了42个歌单,还通过虾米音乐在本地下载了几百首歌,大部分是英文的小众音乐。

  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“我在和网易云音乐都同步了虾米的歌单,但并不是每一首都有。5个歌单的140首歌,网易云音乐上能听的大概130首,110首出头”。

  也有反而能听到更多内容的,比如欧先生,“我一共创建了3个歌单,差不多9年前建的吧,有40首歌,现在虾米音乐上还有版权的有30首,同步到网易云音乐上能听的更多了,有36首,上有34首有版权”。

  同步歌单是用户的私事,可是怀念是群体情绪,在虾米音乐微博和公众号文章的评论里,用户提到最多的是虾米“懂我”“专业”。

  唐棠提到,“如果我连着三天听一首歌或一种类型的歌,虾米再推荐给我的歌,基本上就都是我喜欢的。但网易云音乐和,同样是三天,再推荐给我的歌里还是会有热门流行歌曲”。

  出现推荐不精准的原因,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:“需要时间积累,当算法模型越来越精准,内容推荐会更精准。”曾参与过梅艳芳告别演出、监制过周艳泓多首歌曲的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则认为,这是因为和网易云音乐的商业化痕迹更重。

  虾米音乐收到的音乐界人士的表扬不止精准推荐,Hikoon Music音乐总监衣睿就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,“虾米音乐比较专业,里面曲风的分类很细”。

  虾米音乐App显示,曲风流派超过1000种,流行pop被分为摇滚、民谣、电子等23种,其中仅摇滚一种曲风里又分为流行摇滚、独立摇滚、另类摇滚等22种。

  可以这么说,网易云音乐是音乐和社区文化的集大成者,腾讯系音乐产品,以为航母,在当红歌手的数字专辑营销上玩得飞起。但论虾米音乐的专业度,无人能出其右。

  但虾米音乐还是要关停。至于原因,从衣睿的听歌习惯上能看出端倪,“这三个平台我都听,的版权更全,虾米音乐有很多 没版权。如果要注意音乐市场动态,就不能只关注一个平台,每个音乐App都有不同的听众群”。

  在和北京商报记者交流时,中娱智库创始人高东旭认为:“腾讯系音乐平台的优势是用户、版权和技术;网易云音乐的优势在于用户运营和营销、产品设计更符合移动端;虾米音乐是小众和专业。”

  从结果看,在线音乐平台的流量、内容的优势压倒了情怀和专业,这让用户难以释怀。流量和情怀不能共存吗?

  向凯回答这个问题时没有犹豫,“情怀和商业化应该共存,因为如果没有情怀就做不出好的艺术类产品,用户为什么喜欢虾米音乐?就是因为虾米音乐有情怀,不愿意被‘娱乐至死’绑架。但这不代表情怀和商业一定要两极化”。

  2007年,库客音乐上线,专注于古典音乐版权业务,产品包括音频、视频、有声读物数据库服务;音乐流媒体;青少年艺术教育平台等,近日这家音乐平台在纽交所上市。

  招股书显示,库客音乐的营收绝大部分来自于授权收入。在中国,库客音乐在古典音乐版权市场占有率达46.6%,位居第一。

  不过把古典音乐授权市场规模放在整个音乐产业中看,占比不大。《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中国音乐产业总规模3950.96亿元。

  除了定位小众,库客音乐的发展路径和虾米音乐等平台也大相径庭。库客音乐的创始团队都是音乐人,没有豪华的投资背景,融资次数也很少,但是这家公司对资本市场的渴望,显而易见。

  2016年库客音乐在新三板挂牌,一年后摘牌,随即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,2021年又在纽交所上市。对于为何放弃赴港上市,库客音乐相关人士并未回应。

 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,“美国是注册制上市,只要企业花得起钱就可以上。但是美股流动性不好,并不是上市就万事大吉了”。

  对于小众音乐来说,库客音乐的道路可以复制吗?“不是没可能,核心在于内容要过关。做小众音乐平台不可怕,可怕的是又小众又没有内容”,这是向凯对小众音乐行业的建议。

  虾米音乐也不是完全关停,按计划,3月5日0点后虾米音乐除网页端音螺平台音乐人(即原“数字音乐场景”业务)授权服务维持运营外,其他运营均停止。目前音螺平台已经上线,音螺可以向淘宝、天猫精灵等平台提供音乐授权服务。微博上,有的虾米用户甚至说要为了音螺去做音乐人。玩笑归玩笑,虾米音乐的未完待续,也算是小众音乐的一个参考方向。

星声星语  |   社会新闻  |   财经资讯  |   旅游新闻  |   历史咨询  |   金融新闻  |   法律在线  |   热透新闻  |   科技前沿  |   娱乐新闻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